抹茶方糖

一个没有梦想的咸鱼

喻黄|补习班(突发奇想的梗)

   OOC预警
  算是一个小甜饼
  黄少天0810生日快乐
“你好,我要点歌。”大门被大力的打开,喻文州停下手中的工作,抬头看了一眼,眉眼弯弯,薄唇轻启:“好啊,少天想点什么歌?”
  那是一个少年,一头金发璀璨夺目,一对晶黄色的眼睛闪着耀眼的光芒。五官精致的如同一个瓷娃娃,好看的不像话。
  “凉凉。”黄少天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上喻文州的办公桌,眼神充满着不耐烦。
  “怎么了,少天?”喻文州丝毫不生气,嘴边的弧度反而更深了一些。
  “还不是那个破补习班吗?靠!气死我了!”其实黄少天的成绩一直很好,可在期末考试前一天生了场大病,第二天顶着高烧去考试,考到一半就被送到医院去了,喻文州说什么也不让他再去考试了,结果就是得在暑假来参加学校的统一补习。
  “还不是都怪你!”黄少天是有理由抱怨喻文州的,之前他一直是这么认为的。
  “少天。”喻文州似乎有些生气“你当时发烧了,再考下去就要烧坏脑子了,身体的事可不能开玩笑。”
  黄少天很少见喻文州严肃的样子,知道他也是关心自己,撇了撇嘴,没有吭声。
  喻文州终究还是不忍心说他,看他难得这么乖,站了起来,抱住了他,轻轻在他额上一 吻“别抱怨了,今天是补习的最后一天。”
  “还不如你给我补呢。”黄少天将头靠在喻文州的肩膀上,嘟着嘴说道。喻文州并不是他们大学的教授,是其他大学派来做交流的,虽然他研究的专业和他是一样的材料物理,但奈何喻文州没有到他们学校任教,两人最多也就是在家里讨论,平时黄少天学业也挺重的,这喻文州好不容易来这交流,自然行驶了自己男朋友的特权,恨不得天天腻歪在一起,可补习班却不得让他抽出时间去应付。
  都怪补习班!黄少天恨恨的想。
  “哎呀,少天该上课了。”喻文州突然看了一眼手表,笑眯眯道。
  黄少天这一刻突然后悔了,自己干嘛作死找一个这么心脏的男朋友呢?
  没办法。自己找的锅自己背。况且,黄少天勾了勾喻文州的下巴,自己的锅还挺好看的。
  “少天。”喻文州有些无奈,伸手握住黄少天作怪的手,放在唇边轻 吻了一下“早点去吧。”
  黄少天心情好了许多,抬头朝喻文州头上吧唧一口,背上自己的包蹦蹦跳跳的走了。
  喻文州看着他离去的的背影失笑,咳嗽起来,连忙喝一口茶润润嗓子,轻轻摇了摇头。
  黄少天但了才发现,教室里根本没几个人!喻文州这个大屁眼子!骗自己这么早来,能干什么吗?黄少天砸了砸桌子,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。
  “咳咳。”黄少天有些尴尬的咳两声,突然一想,不对啊,自己不能干什么,那干嘛让自己先走啊,只能说明他有事要先支开他。黄少天至少不会怀疑喻文州不喜欢他,那他有什么事要背着自己做?
  黄少天百思不得其解时,郑轩正好走进教,老远就看见看见黄少天:“黄少!”
“轩仔。”黄少天敷衍的打了个招呼,继续托腮思考喻文州到底是因为什么需要避开自己。
  “黄少,怎么了?”郑轩坐到他身边,悄咪咪的问。“你说,喻文州会不会不喜欢我啊?”黄少天突然问到。
  “怎么会?黄少你在想什么啊,你家文州不是疼你疼的很吗?”郑轩下了一跳,顿时感到压力山大。
  “那他为什么有事瞒着我?”黄少天的眼神明显的飘忽不定,看得郑轩吓出一身冷汗,也顾不上什么喻文州到底有没有干什么事了,先把这个少爷哄好再说吧!
  郑轩在心里已经打好了一千字草稿,刚准备开口的时候,上课铃好死不死的响了,无奈,郑轩回到座位,向黄少天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,以表明自己对黄少天的鼓励,黄少天也把思绪抛到脑后,不管怎么样,还是要认真上课的,至于喻文州,哼哼,回家他等着吧!
  上这节课的是一个年级挺大的教授,姓冯,讲课多多少少有一些枯燥乏味,黄少天抱着一半学习一半放空的态度准备上课,谁知进来了一个他意想不到了人。
  “喻文州!!!你怎么来了?!”黄少天一下站了起来,惊叫出声。
  “黄少天同学,请你坐好,准备上课了。”喻文州走到讲桌前,敲了敲桌子,眼中却是将要满的溢出来的柔情和笑意。
  黄少天这才注意到身边的同学看他的眼神,不禁羞红了脸,坐了下来。
  郑轩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两人,什么意思?这又是什么新的情_趣play?哦,又开始压力山大了。郑轩扶了扶额。
  其实喻文州上课真的很有意思,内容生动有趣易理解,再加上长得也仪表堂堂声音更是苏到不行,黄少天半节课下来一丝时间也没有浪费,全程紧盯喻文州,脑子里还不停的想着一些小九九。
  “黄少天同学,黄少天同学?”两声亲切的呼唤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,黄少天连忙站起来,“在!”喻文州走到他身边,头探了过去,温热的呼吸喷洒在黄少天的耳垂上:“我有这么好看吗?”黄少天下意识的嗯了一声,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答应了什么羞 耻的东西,整张脸红扑扑的,两个眼睛毫无杀伤力的瞪着自己。真是可爱极了。喻文州心里想。
  “好了,认真听课,注意力集中,不要再胡思乱想了。”喻文州挺起腰,又回到讲台上,继续上课。
  黄少天下半节课一字不落的听了个全部,甚至把上半节课的知识也明白了个大概,接下来只需要多练练手就可以了。
  下课铃刚响,黄少天就迫不及待的跑上了讲台,拉着喻文州的手问到:“文州文州,今天怎么是你来给我们上课啊?老冯呢?还有你下午为什么要把我支开啊,是不是有什么事背着我。还有啊…”“少天。”喻文州无奈的叫住了他:“一会儿回家说,好不好?”黄少天想了一下,也是,教室里的确不太方便,三下五除二的替喻文州收好了课本,把他一路推回了家。
  一进家门,黄少天“嘭”一声关上了门,反手就直接将喻文州壁咚在门上,“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!老实交代!”
   喻文州举起双手,笑着说到:“好,首先,冯教授今天下午心脏病犯了,去医院看病,嘱咐我替他上课;其次,少天,你难道忘了,今天是你生日?”
  黄少天恍然大悟,是啊,今天自己是要过生日啊,这几天太忙,连生日都忘了。
  “所以我今天就在想给你准备什么生日礼物。”喻文州笑了笑,“可少天太紧觉了,我还没准备好。”说完,喻文州低下头,露出了一个有些遗憾和抱歉的表情,不敢正视黄少天的脸。
  “对不起。”
  “我不接受你的道歉。”黄少天却没有表示理解。喻文州抬起头,真好对上了黄少天闪着光的眼眸,那是世界上最明亮的眼睛。
  “身为我男朋友,我的生日你怎么能不送给我礼物呢?嗯…你既然没想好,那我就提要求了。”
  黄少天笑了,喻文州也笑了。
  “少天你说。”
  “把你的余生都给我吧。”
  “好。”
  “生日快乐,我亲爱的少天。”
  天黑了,他们的夜晚还有很长。
 

镇魂这个结局我表示不接受并且想给编剧寄刀片谈人生

B萌那些事

我其实很难过。

今年我是第一次参加B萌,去年没赶上,去年看到全职血洗B萌我超级激动,开心了一个晚上。今年我带着满满的信心开始为全职刷票,只要身边有B站的我都会拉上几票。我原本以为全职还能继续保持的,但这一路走下来,我发现身边熟悉的身影越来越少,看着柔柔和果果走了,一帆和英杰走了,就连王队也不见了,小周和喻队也快要说再见了,最后剩下的只有少天,夜雨声烦黄少天,机会主义者黄少天,蓝雨双核只剩他一个了,整个联盟也只剩他一个了,已经有不少人和我说下一次B萌的人物是神乐和晴明了,我虽然也玩yys,而且也很有感情,但是啊,少天是我的小太阳,是我的荣耀,是我的信仰,他几乎寄托着我对整个全职,整个二次元的信仰,所以呢,我希望我的小太阳不要像张佳乐那样哦!至少,要拿个冠军回来吧!希望各位能帮一个忙支持少天一下,让少天记住,他在18岁那年,得过一个冠军。

2018黄少天B萌加油!